苏苏苏卿羽

CP博爱党,RPS只站霆峰,角色CP无数,自拆自逆这种事我都干的出来还有什么不敢干的哼唧Ծ ̮ Ծ

【深海】 新来的同事知道的有点多是我的错觉么 CH.14

祝各位小伙伴元宵节快乐,新的一年团团圆圆,甜甜蜜蜜,继续为深海发糖做贡献!!

写在前面:

1.恶搞吐槽向,CP深海,OOC注意

2.唐队长重生,从到达上海那一刻重新开始

3.记忆挂也比不过主角光环,请提前默哀

4.坑不定,更新日期不定,槽力蓄满了就会掉落一发~

5.文笔逻辑废,不要跟我纠结逻辑,我没啥逻辑

6..前文链接: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我是以下开始的分割线===============

CH.14

“你们有什么事瞒着我么?”

唐山海的问话让陈深有点纠结,他拿不准现在是该回答“我和唐太太是清白的你千万别误会”还是该说“你夫人想要劫囚你说怎么办吧”。不过鉴于徐碧城的请求太过强人所难,陈深决定无视徐碧城恳求的眼神,实话实说。

“我觉得这件事唐队长有权利知道。”陈深将徐碧城的请求和盘托出,本来是指望唐山海能劝劝她,谁知唐山海面对低着头却依旧梗着脖子的徐碧城也是一副束手无策的样子,陈深忍不住向他使起了眼色,这可是人命关天的大事,容不得徐碧城胡闹。

“你太太。”

“你学生。”

“老师的话哪有丈夫的管用。”

“咱俩谁的话管用还用我提醒你么?”

陈深很快在这场短暂的眼神交流中败下阵来,斟酌了半天终于开了口。

“碧城,如果你上过战场你就会知道,当你的战友受伤倒在你身边,你只要把他拖回来他就能得救,可是你什么也做不了,因为下一刻就会有一个炸弹要了你们的命。而我们这里,只会比战场更残酷。押送途中一旦有任何风吹草动,毕忠良都会全面彻查所有的经办人,你、唐队长,我,甚至是你们的上峰都会因此赔上性命,你想过这种后果么?”

“可是经手人这么多,他怎么就会查到我们身上?只要我们小心一点,趁乱救人就有可能成功。”徐碧城坚信自己是被上天眷顾的,她也相信事在人为,甚至愿意为此搏一把,但是现在她需要先劝服面前的两个人。“周丽是我的朋友,可是跟她一起的那些人也是我们的同伴,这么多条人命,我们就眼睁睁看着他们去送死么?”

“所以你是让成功潜伏下来的人冒着暴露的风险去救已经暴露的人?”唐山海知道,这是徐碧城第一次面临生死抉择,也是她第一次强迫自己对挚友死亡袖手旁观,他应该给她成长的时间,可是他还是忍不住想起了吕明夺枪赴死时的眼神。

那不是欣然赴死,而是遭遇背叛的绝望。

为了保住徐碧城,为了自保,他和陈深联手逼迫吕明选择了死亡。唐山海不得不承认,对于吕明和陈深,他都是愧疚的。如今重来一遍,听着那些熟悉的言论,唐山海感觉自己的情绪失控了。

“我们不是要保存有生力量打击敌人吗,怎么能对同伴见死不救?生命是平等的,只要有成功的希望我们就不能……”徐碧城激励人心的演讲在唐山海冰冷的眼神中戛然而止,她从没见过唐山海用这种眼神看自己。在她的印象中,唐山海永远都是温柔体贴的,她忽然意识到,虽然自己一直把唐山海当做普通的工作伙伴,但是她并不了解真正执行任务的唐山海是什么样子的。军统的精英特工,必然是冷静果断心狠手辣的,可是在徐碧城面前,他总是带着温柔的笑意,把一切的冷酷血腥都藏在了身后。

像真正的丈夫一样。

“你说生命是平等的,可是在你的心里早已分出了三六九等。”唐山海闭上眼睛稳定了一下情绪,说道:“周丽是你的朋友,飓风队是你的同事。飓风队为了救周丽出现了伤亡,你会愧疚;但是周丽死了,你会伤心,你已经做出了选择。”

“不,我没有……”

“这是人之常情,我可以理解,因为我也一样按我的标准做出了选择。”

徐碧城内心升起一种不祥的预感。

“我已经叮嘱过飓风队了,熟地黄的任务时锄奸和获取机密文件,除非我亲口通知,否则他们不会为了救人出动的。”

唐山海的话如同最后一根稻草让徐碧城的情绪全面崩溃,没顶的绝望让她喘不过气来。理智告诉她,唐山海和陈深的话是对的,她的任性确实会害死很多人,但是她控制不住想要痛恨他们的冷酷无情,“说不定”、“可能性”这些词如同恶魔的低语萦绕在她耳边,她觉得自己快要被逼疯了。徐碧城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了办公室,她机械的锁好门,给自己倒了杯水,继续誊抄那份转移通知单。等她回过神来,面前的信纸已经被泪水洇得一塌糊涂,墨水混着泪水将周丽的名字糊成一团,徐碧城忽然意识到,她真的要永远失去她了,而她却无能为力。

看着徐碧城僵硬的走出办公室,陈深多少还是有点不忍心,不过唐山海这招釜底抽薪实在有些诡异,如果不是未卜先知,那就只能是他太了解徐碧城,像丈夫了解妻子一样,这让陈深对自己先前的怀疑产生了动摇。只是比起这种小事,他对唐山海说的“获取机密文件”更感兴趣。宰相跟自己说过行动处有份最高机密计划,可是他至今连计划的代号都没搞清楚,不知道唐山海说的机密文件跟自己要找的是不是同一份。陈深想从唐山海这里打探一下,但是又怕两人如果真的需要同一份文件,以他们的立场,不知道会不会惹出新的麻烦。

“其实如果只是见一面,我还是能想想办法的。”陈深决定在打探之前,还是多让他们欠下自己的人情比较保险,于是自告奋勇先去探听一下这个“周丽”的身份,如果可以给徐碧城一个见她最后一面的机会也算是了却心愿了。

唐山海否决了让两人见一面的计划,不过倒是可以打探一下这个人到底是不是徐碧城要找的那位“周丽”,至少让她不至于无声无息的消失。

陈深想了想,不得不承认这是最好的方法。

但是唐山海千方百计拦住了徐碧城,却没有算到飓风队内部那个关系人比徐碧城还不可控制,等他听说飓风队可能依然计划劫囚的时候,陈深已经接替临时请假的扁头坐上了前往漕河泾监狱的汽车。

一切再次走向最糟糕的结局。


评论(25)
热度(163)

© 苏苏苏卿羽 | Powered by LOFTER